钱诗贵日记:写字真难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1日
       左壁钱世贵 2018.09.22 真的很佩服曾祥。 能写出很多人称其为“丑书”的程度, 确实不容易。 曾祥越过障碍, 登上山顶, 进入了自由创造的境界。
        爬不上去的人顿时羡慕嫉妒恨, 鼓励下山的闲人, 说曾祥不好看, 爬上去不算。 曾祥正享受着凌绝顶的快感, 看到小山小山, 心胸更开阔, 书法境界更上一层楼。 旧房子必须拆除才能建造新房子。 文字写到一定程度, 是为了让研究者去探索。 探索不可避免地失败。 没有失败, 就没有成功。 今天人们看不懂的写法, 不代表以后不会成为趋势。 书法界应该提倡批评和自我批评, 但不应该采取压制甚至封锁的措施。 反“丑书”浪潮高涨, 背后真正目的模糊不清。 是因为醉汉的本意不是喝酒吗? 真的很佩服曾祥, 文坛巨匠, 虽然身处风口浪尖, 却依然走自己的路。
        不受外界干扰。 曾祥等人不一定比钟馗和周瑜更有名气, 但绝不会小到连命都不要的地步。 因为长相丑陋,

被皇帝剥夺了名声。 钟馗受不了这一击, 自杀了。 可见, 心理因素是不够的。 周瑜作为将军是徒劳的。 他负责领导军队战斗和保卫国家。 看来钟馗和周瑜的话不会太好。 写得好的人不会轻易放弃生活。
        写到一定程度后, 心平静如水。 除了写作,

其他都不重要。 写作的人, 当然是珍惜生命。 只有尽可能地延长寿命, 才能写得更好。 写作是一场永无止境的马拉松, 是一门遗憾的艺术。 就算活到120岁, 也写不出来。 这场批判丑书的运动如此强大, 已经不是正常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已经到了必须将曾祥等人打倒在地的地步。
        不敢乱写。 当年有个书生背诵了一句“清风不识字, 何必翻书?” 他怎么会想到会导致杀戮? 我想去,

却找不到答案。 我只能说写作很难。 (钱世贵的百日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