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城纪事二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9日
       第四节《母子夜话》“妈妈, 你怎么走了这么久?” 王伟强问道。 王青云一走, 王伟强的妈妈就回来了。 “我刚把牛拉进牛栏的时候, 看到牛躺着的​​地方全是牛尿, 怕它半夜睡不好, 就捡了几包 把附近的干沙撒在上面, 让(牛)舒服, 不用担心半夜着凉。” 妈妈解释道。 骑士的剑, 士兵的枪, 司机的车, 农夫的牛, 这些不仅是他们生命的延伸, 也是他们心中最宝贵的财富! 很多年前, 我曾经看到一个家庭的奶牛生病了, 一家人带着奶牛从四个村庄跑到六英里外, 找了一位专家级的兽医来治疗奶牛。 后来, 他找了一个不识字的老人, 给了他几大包药材。 回家煮沸后, 他用削尖的竹筒装满了煮好的药草汤, 塞进了牛的嘴里。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 牛已经精神很好, 吃吃喝喝。 一家人喜出望外, 女主人一边偷偷抹去喜悦的泪水, 一边给奶牛喂红薯粥。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 我看到一辆卡车停在路边, 车前插着香烛, 地上还放着纸币和各种水果供品。 一男一女(大概是夫妻)跪在地上, 低声祈祷。 好人啊! 不笑人家为牲畜哭泣, 不笑人家跪拜大车无知。 当你还没有经历过生活的艰辛, 当你还没有经历过寻求帮助的绝望时刻, 你有什么资格去嘲笑人, 至少牛和卡车能给他们带来食物和希望。 温暖的阳光虽处处照耀, 但总有无法照亮的角落。 我们不敢抱怨命运的不公, 但面对命运的​​安排, 我们有自己的方式! “青云姐刚来, 你不在。” 王伟强对妈妈说。 “她什么时候回娘家?她是来我们家坐坐的, 还是有别的事?” 妈妈有些意外。 “好事, 好事。”王伟强很快接住了妈妈的话, 然后将青云姐刚才的话和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妈妈。 “所以, 你决定出去工作了?” 妈妈问。 “我在想出去, 不管是为了我自己的未来, 还是为了维娇以后的学业和我们的家庭, 我都必须出去。” 王伟强语气坚定, 却又迟疑道:“我就是怕我走, 家里只有你一个打工的, 这么多地里干活干什么?” “我支持你出去, ”妈妈斩钉截铁地说, “你弟弟妹妹年轻的时候, 我里里外外都不一样, 人家做了什么!” 王伟强看着母亲憔悴苍老的脸, 心中充满了恐慌。 是的,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独自抚养她的兄弟姐妹长大。 艰辛和困难如何用语言表达?的。 从小到大, 妈妈从不让兄弟姐妹受委屈。 除了少了一个男人(父亲)和一点点穷, 家里其他人都不比周围的邻居差。 但是, 那个年代, 哪个家族是非常有钱有钱的? 虽然有时候心里觉得有一个能遮风挡雨、照顾我的父亲该是多么幸福, 但我只是想一想, 从来不敢表现出来。 比起那些父母天天吵架, 吵完又发泄到孩子身上的家庭, 王伟强又觉得很幸福了! “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 什么都可以忍, 不要勉强自己, 家里没有兄弟, 出去要多交朋友, 要 愿意花钱。” 妈妈想到了第一次出门的孩子。 有人不情愿, 有人担心。 “我知道了, 妈, 你不要太累, 我每个月都会给你寄钱, 农忙的时候, 你有钱雇村里的人来帮你。” 王伟强也很担心妈妈, 怕她一个人工作太辛苦太累。 “明天, 你把今天刚晒干的100斤大米, 卖给村长阿平叔叔, 按照现在的价格, 100斤应该是28块钱吧?这个钱你可以带走 ” 妈妈说:“好吧, 我明天卖米, 不过八块钱, 剩下的两块钱给微娇, 她也是个大姑娘, 你可以给姑娘们自己买点东西, 别的妈妈, 你留着用吧,

家里花钱的地方太多了!”王伟强将这百斤大米的价值发挥得淋漓尽致。 完全起来, 有自己的看法, 能关心和爱家中的每一个人。妈妈觉得, 这十年的委屈和磨难, 完全值得。5段扬帆卡车在324国道上颠簸着 40公里左右的速度, 毕竟不是硬水泥路, 最近的大雨, 加上各种货车的碾压, 让路有些颠簸。”应该是高速公路的维修工也去了 放假回家收稻。 没时间修高速公路吧 因为是自己家的人, 所以王伟强从小也习惯了跟王庆云喊“二哥”, 王伟强要先去妹妹庆云家, 然后老公带 “他去机器砖厂。据他姐姐说, 机器砖厂离她家不远, 只有七八公里。”路不太好走。 估计需要两个小时左右。 不会耽误午饭的。”二哥说。 整个驾驶室再次陷入了茫然。寂静中, 王伟强忍不住看向窗外。 路两旁是宽阔的田地, 稻谷基本收成。 如同魔术师的杰作, 金色的稻浪一夜之间化作一堆堆稻草。 偶尔, 几只不知名的小鸟从天而降, 匆匆从收割的稻田里抓起一些耳朵和谷粒, 一阵风吹来, 吹动了稻草堆, 飘扬。 有几次, 所有的鸟都吓得飞走了。 过了一会儿, 鸟儿们感到安全了, 又偷偷溜了下来, 继续他们的稻米丰收盛宴。 这应该是地理书上写的潮汕平原。 一大片大片的土地紧挨着, 山少也不高。 不像我的家乡四面都是山(对于一个没去过远方的人来说, 海拔几百米的山就是他心目中的山), 庄稼只能从山脚下种 山巢。 开垦出来种植。 “过你面前的桥, 拐个弯, 就是你姐姐的房子。” 正在胡思乱想的王伟强, 忽然被二哥的声音吓了一跳。 “二哥, 我姐家有几个人?” 为了怕冷, 王伟强连忙跟上二哥的话。 “你姐家有六口人, 她老公和你姐夫在镇邮电局上班, 我姐夫(姐夫)在机砖帮忙处理一些人事和财务方面的事情 我父亲(老公的父亲)在村(村委会)做会计, 你姐姐和我婆婆带着去年出生的孩子一起打理家务, 同时种了一亩多 二哥应了一声, 把卡车停在村口的大门口, 榕树下。“下来, 小巷子太窄, 卡车开不进去。”二哥喊道。第六节 《六点金》“刚从村头听说四轮(四轮车叫四轮, 六轮车叫六轮, 简单好记, 每个农村人都是天生的诗人 , 口语凝练精辟 e.) 声音, 你会知道你在这里。 ”王青云抱着一个一岁半多的孩子走出去, 站在大门口, 对着即将到来的二哥和王伟强开心的说道。早上十点左右的太阳穿过 “ 快进来, 你在做什么? ”见王伟强站在门口发呆, 王青云打趣道。“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房子和我们家乡的不一样? ” 王伟强连忙掩饰道。 “我们的家乡属于山区。 为了防止山上的盗贼和野兽, 过去的祖先使用了各个氏族的力量, 村子中的各个氏族根据人口和财力的大小建造了围城。 土楼(寨)围成一圈。 小土楼可以住几十户人家, 大土楼可以住上百户人家。 白天开门, 方便进出, 晚上关门, 盗贼走兽进不去。”从南到北, 见多识广的二哥回答道。 “澄海的房子是按照四分金罗山湖的规格设计的。 它冬暖夏凉。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房子。 我们那里的土楼方便多了。 二哥补充道。 俗话说, 行万里不如读万卷书。 听说二哥小时候不爱读书, 所以喜欢在大队拖拉机师傅的屁股后面跑来跑去, 导致只上了一年的初中。 我不能继续学习了。 本来父亲是想让他像大哥一样去参军, 他事业归来也能吃到公饭。 可惜,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他根本无法强求。 进门, 右边是厨房, 一个烧煤球的炉子, 两个烧柴的土炉子; 左边是餐厅, 有一张八仙桌, 四张长凳, 还有一个铁纱木柜(放食物和餐具); 中间是天井, 抬头可以看到蓝天。 天井右边有一口水井, 左边有五六盆盆栽, 有秋海棠、榕树和兰花, 还有一株九重葛。 中间的房子是主房间。 平时, 一家人在正厅喝茶、聊天、接待客人。 在传统节日祭祀神灵或祭祖时, 它也在正厅。 做地板解决问题; 右边的房间中间用帘子隔开, 一边是青云姐的公公睡觉的地方, 另一边是嫂子睡觉的地方, 但嫂子住在 机器砖厂工作时间长, 所以她会时不时回来。 左边的厢房是青云姐以前的婚房, 当然现在是他们夫妻和孩子独立生活的地方。 “二哥, 你烧水泡茶给伟强喝, 几个小时的路程, 你会渴死的。酒吧?我婆婆去镇上买了些肉, 她就回来了。” 马上做饭, 中午只有我们四个人吃晚饭, 其余人在工作单位, 不会回来, 怀恩在工作单位吃完饭, 会回来带伟强去机器砖厂。”王 青云吩咐二哥, 同时告诉了王伟强。 第七节《快乐的张永礼》门口传来悠扬的自行车铃。 “你姐夫回来了。” ” 正在吃饭的王庆云抬头对王伟强说道。 “你什么时候到的? 还好吗?王伟强刚看向天井, 就听到姐夫问他们。 姐夫的右脚灵巧地踩在墨绿色邮局专用的凤凰牌双筒自行车的三脚架上, 牢牢地靠在花坛旁边的天井水泥地上。张永丽, 27岁 今年老了, 身高1.65米左右(农村人戏称这种身高为二等残疾), 海风吹得整个人黑沉沉的, 毕业后上不了大学 高中, 父亲找人把他弄进了邮电局, 当了临时工。说实话, 王伟强觉得张永利不配, 去找姐姐, 姐姐是个 婚前村里的花, 她以善良的个性而闻名。村上隆来求婚的时候, 门槛就被打破了。 不过话说回来, 以他姐夫当年的家庭情况, 要不是他个人条件不怎么好, 他也不会跑到外县山村嫁给自己的姐姐。 . 反正看到姐姐结婚后的幸福, 听说姐夫家也喜欢她, 王伟强就放心了, 不然的话, 他会为她努力的! “我跟表哥说, 下午两点我带你去报到, 到时候姐姐帮你安排好吃的住宿, 你不用担心。” 工作上有什么困难, 告诉我姐姐, 你就可以回家找我和你姐姐了。” “姐夫别着急, 只要别人能吃苦,

我就可以 吃别人吃不下的苦, 我不吃。 给你添麻烦, 也不会给我和你丢脸。”王伟强刚吃完就放下碗, 兴奋的说道。是的, 在单亲家庭长大, 在那个衣食无忧的年代。 食物, 王伟强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样的艰辛?六岁的时候, 他就一个人在家陪着妹妹, 一边洗碗, 一边做饭, 一边喂猪喂鸡, 一边打扫房子。 柴火, 所有的艰辛和悲伤都被他深深埋葬, 只有在每一个深夜才默默释放。因为生活的艰辛, 王伟强感谢所有帮助过他和家人的人。或许正是因为这些 善良单纯的喜欢王伟强的心理健康不会受到原家庭的那种负面影响。当然, 作为外人, 我们无法完全了解他的内心世界, 但至少表面上, 王伟强是乐观的, 开朗帝 绅士 “一会儿我带你和你的行李, 然后赶去县城把化肥拉回村里, 事不宜迟。” 吃饱喝足的二哥说话间也站了起来。 “怀恩, 赶紧冲泡功夫茶, 让我二哥和伟强喝几杯, 下午别渴了, 出发前记得帮我二哥把行军壶装满开水。” 王青云给最亲爱的情人发号施令。 “二哥伟强, 过来喝茶。” 张永礼很享受妻子给他的命令。 他心里在想, 要不是他, 我们青云也不会叫我做事的! 第八节“参观机器砖厂” “这里……这里, 二哥, 你的车停在路边, 我上马车把自行车抬下来。” 爬到马车外面, 把上面的自行车抬了出来, 王伟强很快就将它接在了车底。 二哥没有熄火, 跟两个人打了声招呼, 开车离开了。 “二哥, 回去告诉我妈, 我已经安全到了, 这里一切都好, 别让她担心。” 王伟强对着二哥的车屁股大声吩咐。 “别喊, 他再也听不见了 “姐夫劝我, ‘我先带你去砖厂, 一会儿再去上班。’‘好, 我先把行李放在你的自行车旁边。’” 王伟强说。 两座高大的砖烟囱竖立在田地中央, 底部是两座用砖砌成的半弧形砖窑。 砖窑左侧200多米处是铁皮。 一座六米多高的简易厂房建起来, 四边由几根大铁柱支撑, 中间由几根铁柱支撑。 厂房内部是一个履带, 履带的转动像橡胶一样。 一台大机器。 几名工人在一旁忙碌着, 有的在机器前用铲子铲不断旋转的履带旁边的泥土, 有的在机器后面将已经做好的泥砖一块一块地铲起来。 板子(一条长条压实的泥, 分成十二块土坯)被用力抬到一辆特制的手推车上, 手推车人急忙把小车拉开, 后面的小车也跟着走了。 一辆载着长条土坯的手推车被拉到砖窑后面的空地上, 自然晾干。 一个土坯一个土坯在空中堆积起来, 到了十格高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楼前有烧成山的红色长砖, 旁边停着一辆卡车, 两个人各用一根钢筋做成的铁夹, 四块砖, 一次四块砖。 放在车上。 砖窑的右边是一间像办公室一样的四房平房, 沟边不远处是一排长长的砖砌宿舍和食堂。
        “姐夫, 你是从哪里挖到的做砖的泥??我们怎么没看到?”王伟强问道。 “适合做砖的土已经在附近挖出来了, 现在土是从隔壁村买来的, 就是五公里外。砖厂买了两台拖拉机, 一直拉到这里。” 律答道。 “现在经济特区的经济特别红火, 我们周围的经济也越来越好。有的开毛纺厂, 有的开塑料厂, 有的开玩具厂,

每天都在建新工厂, 所以 表哥的砖窑烧砖一直供不应求, 我也打算辞去邮电局, 打算和朋友一起办玩具厂, 但父亲不同意。” 律说, 他有些心疼。 “唉!我怎么能跟你说这些令人沮丧的事情呢?看完之后, 我们去姐姐那里帮你办理手续, 安排宿舍。” “那我们走吧。” “看到姐夫不太高兴, 王伟强觉得很尴尬。要不是他好奇地问姐夫, 姐夫也不会提起那些不开心的事。” 生活的艰辛让王伟强既敏感又自尊, 他善良的本性让他觉得来到这里的第一天, 就深深伤害了他最尊敬的姐姐的丈夫, 她真的是他的家人!啊!我的家人 , 从小孤苦伶仃的王伟强好绝望, 希望有一个爱他的父亲, 有一群互相关心的亲人!但今天却意外伤害了爱他的亲人, 王 伟强不感到内疚和不知所措! 第9章 漂亮的小嫂子 “明红, 你看我带你来的是谁?” 姐夫拉着王伟强走进平房式办公室左起第三个房间, 大声喊道。 “是王伟强吗?你真的准时吗?” 正低着头, 不知道在桌子上写什么的张铭宏站了起来。 她一开始听到大哥的话还有些迷糊, 忽然想起今天是嫂子老家的约会。 亲戚来找工作。 在一个大约20平方米的房间里, 入口左侧的墙边有两张桌子。 张明宏坐在一张桌子上, 另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钻石牌电风扇。 风扇的声音很大, 让刚刚在外面闷热的王伟强觉得凉快了许多。 房间的右边是两张木凳, 几双胶鞋和一大袋纱布手套。 胶鞋和手套估计是工地用的, 王伟强心想。 “这位是我姐姐张明红, 今年21岁, 比你大, 你可以叫她姐姐, 也可以叫她的名字, 不用那么讲究。” 跟王伟强说完, 姐夫又转身, “伟强第一次出去的时候, 在老家也吃了不少苦头, 你要像亲兄弟一样照顾他, 如果 他受什么委屈, 我不能原谅你。” 张永礼对妹妹半认真半深情的说道。 张永丽说话的时候, 王伟强看着刚刚认识的“姐姐”。 他穿着一件红色针织短袖, 一条浅黑色水磨短牛仔裤, 一双白色塑料凉鞋。 面色微红, 乌黑闪亮的长发整齐地披在肩后, 一双黑眸仿佛会说话。 电风扇不仅让王伟强舒服了, 还把木兰一样的“姐姐”淡淡却又很清新的香味吹进了王伟强的鼻子……心里。 有生以来, 王伟强第一次脸红了, 害羞了! “哥, 你放心,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你不看脸, 就得看嫂子的脸, 对吧?” 王明红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着, 却忽略了王伟强的表情, 要不, 她根本就不在乎王伟强的感受。 是的, 一个从贫山穷沟里走出来的穷小子。 他长得不是很好, 没有文化, 准备来这里做最重的工作。 她, 一个在大地方长大的年轻漂亮的女孩, 怎么会费心去注意呢? 要不是哥哥和嫂子一再解释, 她早就把王伟强扔给砖厂厂长了, 根本不用管。 “那我就放心了。伟强, 你就在这里安顿下来好好谈谈吧, 如果你真的做不到, 我姐夫会帮你另找工作的, 我两点三十分上班, 所以 我得赶紧离开。” 王永利在前一句话里告诉姐姐, 最后几句话是对王伟强说的。 见哥哥走远了, 张明红带着王伟强来到了工人宿舍。 “5号房有两张空床, 你可以选一张睡, 你可以先把宿舍收拾干净,

然后在附近随便逛逛。, 记得6点前回来吃晚饭, 准备好你需要吃的餐具或碗, 砖厂早上7点吃早餐, 中午12点吃午饭, 晚餐在 下午6点, 晚上加班的话9点吃晚饭, 夜班是晚上12点吃晚饭。 ”张明红介绍。
       “明天早上吃完饭, 主管会帮你安排工作。 张铭宏只是往后退了几步, 然后转身说道。 在砖砌的宿舍里, 墙壁甚至没有抹水泥。 我不知道这是时间问题还是为了省钱。 沙沙声落了下来。 上面是沥青纸做的屋顶, 用长竹子劈成竹片排列成支架。 睡床还是砖砌的, 一字排开, 可以放八张草。 这意味着有八个人住在一个​​宿舍里。 宿舍的后窗是一条臭沟。 污水缓缓流淌。 塑料袋、各种废纸、生活垃圾, 还有一些人的粪便漂浮在沟里。 宿舍里没有厕所。 厕所在宿舍左侧的尽头。 它是由几块木头搭建在臭沟之上的。 当人们蹲下时, 粪便会被拉进臭臭的沟里。 既没有冲洗也没有定期清洁粪便。 而且卫生! “宿舍的右边是大佬的食堂, 公共卫生间也在食堂旁边, 因为方便烧热水。对于这样的生活环境, 王伟强不认为所谓的 好坏。就一句话, 还有什么好受的。是他以前没吃过的东西吗?这里一天至少两顿就够了, 大家早餐吃粥都习惯了, 会好起来的 以后更好!王伟强在心里默默想着。第10节“六福” 长长的钟声在砖窑周围响起。看了看表, 正好是6点02分。戴着蚊帐的王伟强, 知道该吃晚饭了, 急忙端出一个铁盆,

拿起勺子跑到食堂。 制作组成员集中在产品大食堂 拍卖队吃饭), 如果到了用餐时间, 慢炖锅里的食物会被其他人吃完, 你自然会没有东西吃。 在食堂做饭的阿姨是个外国人, 会说普通话, 看起来五十多岁了。 阿姨看了一眼王伟强, 笑了笑, 没有说话。 我猜她知道她是新人。 可能张明红已经提前告诉过她了。 毕竟, 多一个人就需要多吃一顿饭。 看起来像一碗米饭), 一小勺炒豆芽, 还有四块红烧肉。 “饭不够的话, 过来补一下。蔬菜汤就在那边的铁桶里, 喝多少就看你自己了。食堂阿姨怕王伟强说不清楚。” 第一天, 她就跟他解释了一下, 食堂外面的空地上蹲着二十多人, 大家都在默默吃饭, 每个人的衣服都多多少少粘了泥, 表情都麻木了。 他们大多四十多岁, 有些看起来像国王。伟强年纪差不多。 王伟强吃完饭回到宿舍, 有的人断断续续地进来, 有的嘴里叼着烟, 有的还有几个人说着他听不懂的家乡话。 “你今天刚来?你是哪里人?” 王伟强草席旁边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用普通话问他。 “是啊, 我叫王伟强, 邻县饶平人, 你呢?” 王伟强看到有人主动找自己聊天, 觉得自己在这个小群里没有那么尴尬, 连忙用蹩脚的普通话回应。 “我叫刘福, 福建韶安人, 就在你们县城旁边。我们宿舍的几个人一起来的, 本来是在老家巫山挖水晶石卖的, 但是 好的都挖出来了, 人都挖出来了, 正好那个在砖厂做饭的阿姨是我们村里的, 过年回家就把我们带出来了。” 刘福说道。 “我知道巫山, 你看我们村子后面的那座山就知道了。我听老人家说, 黑山贼在旧社会很厉害。” 一个共同话题, 王伟强不由得激动起来。 “这是给你的, 这是我之前挖出来的水晶。” 刘福也觉得王伟强是个好人, 于是在行李袋里摸索, 发现了一块多边形的小白石。 “明天, 主管安排你我负责布置刚压好的土砖, 跟我一起的人辞掉工作回家了, 听说他父亲病得很重, 家里没钱了。” 治理, 估计要死了, 赶紧回去看看最后一次吧。这个工作比较轻松, 可惜薪水比其他职位少了一点。” 介绍完之后, 刘福又叹了口气, “平日里, 我们吃完饭要6点30分加班到9:00。 因为砖窑烧不起来, 所以我们组不用加班。 可惜我们又少赚了一五十毛钱。”刘福和是个喋喋不休的人, 估计以前同宿舍的人都不愿意听他的, 早就憋死了。正好王 伟强是新来的, 眼睛一黑, 正要找老工人了解情况, 可惜美丽的“姐姐”不知道他是忙着还是不愿意向他介绍情况, 所以, 正所谓打瞌睡, 有人拿了个枕头过来。也许这就是俗话说的“运气”吧!沉寂了一夜之后, 王伟强睡得很香。明天, 他就要开始挣人生中的第一份工资了。 让我们真诚地祝福他, 祝福每一位受苦的善良的人平安快乐!第11节上班早上, 王伟强和刘福蹲在食堂门口的一根横电线杆上 一起吃早餐。 一个五十多岁, 头发有点秃的老者, 从远处走来。 “他是李主任, 老板的舅舅, 我们叫他李舅舅, 除了厂里的砖窑和压砖机, 有一个专业的师傅负责(这个师傅是浙江老板特意请来的, 他也 带了两个徒弟, 听说每烧一块砖, 他就给老板两毛钱。. ), 其他工作由李叔安排。 ”刘福低声对王伟强说道。 “李树藻! ” 刘福热情地招呼走在他们前面的李主任。 “我听明红说你叫什么名字, 王……魏强。 李主任一副想不起来的样子, 问王伟强。 “你好, 李叔叔!我是王伟强。”王伟强立即站了起来, 弯下腰, 不敢怠慢自己未来的直系首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这小子的身体挺灵活的,

就是瘦了点, 以后要多吃点, 保持身体强壮!” 李叔拍了拍王伟强的肩膀。 不知道是因为王伟强对他的尊重, 还是因为张明红告诉他自己是嫂子的亲戚。 总之, 李大叔的表现堪称“亲民”。 让我们超凡脱俗、头脑简单的王伟强很感动。
        “你和刘福刚在一起, 吃过晚饭, 陪他去砖场晒土坯, 你不懂的东西他都会教你的。我们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 你可以 刘福是做什么的, 日工资白天4元, 晚上加班15元。结算是一个月一次, 不回老家就得存几个月 就一次。砖厂工作时间不允许无故请假。如果砖厂停电或大雨, 就放假。
       你可以自己出去玩。如果没有 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慢慢就明白了!”李叔一口气把他入境的事情都解释了一遍, 于是双手背在身后, 哼了一声, 也不知道在哼的是什么歌。 他缓缓转身, 两条腿呈八字形。 晒砖的地方是空的。 估计有四五亩地, 要入窑烧制的土砖(未烧成的砖叫土砖, 烧成的砖叫红砖或砖, 因为烧成红色) 安排的。 土砖在人工填土的地面上一排一排地摆放, 离地高度为20厘米, 宽度可以放两块水平土砖, 屋脊之间留有一定的通风空间。 刚好够搬运土坯车进出。 刘福和王伟强的任务是, 将送过来的土坯, 用双手按在小车上, 一次四块, 然后快速向一边摆动。 埂顶, 到十元高度时, 继续放在后面, 人一边放一边向后移动。 不知不觉, 一个上午已经过去了, 可能是因为刚开始接触新鲜, 王伟强觉得时间过去了。 它真的很快。 就连两只手都有些酸痛, 腰部也因为一直弯曲而有些酸痛。 不过, 王伟强相信, 只要晚上睡觉, 明天就没事。 年轻就是好! 万千悲哀, 我沉沉睡去, 消失不见! 作者:建宏001 链接:p/8350e7821713 来源:建树建树 版权归作者所有。 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并注明出处。